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冰核丘

等明天他带我们从海冰上面绕到pingo

2019-05-03 21:02编辑:admin人气:


  从绿树浓阴的海岸山脉到万里雪飘的落基山脉,从最危险的阿拉斯加公路到更危险的邓普斯特高速,从我的家乡北京到极地因纽特人的家。这一路,比拟北美壮阔的天然风光,最吸引我的其实是这片地盘储蓄积累的汗青文化,特别是原居民文化。

  美加两国的开国史仅一两百年,但文化倒是从人类起头在这里糊口繁殖时就播下的粒种。大约二万五千多年前,印第安人分阶段从西伯利亚经白令海陆桥达到阿拉斯加,之后向南迁移、遍及美洲,这是在美洲大陆上糊口的最早的原居民。除此之外,这里还糊口着另一种原居民因纽特人。一万多年前的冰河期间,东亚一带的打猎民族为了追捕猎物穿越白令海陆桥,然后逐步迁移到北美,他们就是只糊口在北极的因纽特人。这也是为什么因纽特人长得有点像亚洲人的缘由,其实他们的先人就是黄种人。

  我们此刻所处的因纽维克是因纽特人在加拿大糊口的一个堆积地。没多作逗留,由于最初的起点还要再往北100多公里,是北冰洋岸边一个叫图克托亚图克(以下简称图克)的处所。

  100多公里差不多是北京到天津的距离,旅程很短,也很煎熬。早上摸黑上路,除了李总,其余人包罗我在内全都精力消沉,提不起劲。这种消沉在每天起床时最较着,睁开眼看不见亮光,人就没有干活的心气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有科学根据的,我以至感觉之前总像夜猫子似的口角倒置几乎是对光明的一种大不敬。我驰念太阳,驰念蓝天,更驰念一般的日夜互换。

  半夜快一点的时候,天终究舍得亮了。不外唤醒我的不是亮光,是李总,“列位都醒醒啊,看咱命运多好,这条路一年前才开通,如果前几年来,只能滑冰车过去晓得么?”

  李总说的“滑冰车”是指这条路没开通以前,北冰洋岸边和内陆的陆路交通要依托一条“冰路”,所谓的“冰路”是把冻住的河道上面笼盖的积雪推开,清理出一条能够行车的路。而到了炎天冰雪融化后,岸边的村镇就变成了“孤岛”,只能依托小型飞机或船只运输人员和物资。

  李总问:“震哥,这条路开着爽不爽?”走了近5000公里,李总丝毫不见倦意,特别进了北极圈,他就像打鸡血似的不断处于亢奋之中。这条路的路况和之前的邓普斯特公路没区别,风光更是了无新意,何谈爽不爽啊?

  “无聊,真是无聊透了。”震哥低落的声音流显露焦躁的情感。确实,沿途除了我们之外,再看不到此外车辆,处处清清凉冷,满是冬日长逝不醒的调性。独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可震哥却不克不及闭眼。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lisaalert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表面因地表隆起而变形

表面因地表隆起而变形



返回首页